临时脊骨侧凸发病前期,近些日子世界上有好多少个社团正在进展连锁发病基因的筛查

我校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脊柱外科邱勇教授带领的研究团队在汉族青少年特发性脊柱侧凸遗传病因学领域取得重要发现,相关成果以原创性论著(Original
Article)的形式发表在《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该工作由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和香港中文大学附属威尔斯亲王医院(即南京大学-香港中文大学脊柱侧凸联合研究中心)合作完成。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朱泽章教授、徐磊磊医生和香港中文大学邓亮生教授共同完成了全基因组芯片数据分析验证和论文撰写。通讯作者分别为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邱勇教授和香港中文大学郑振耀教授。

“对付脊柱侧弯这一疾病的最高境界就是通过疫苗进行早期预防,但目前尚没有找全这一疾病的发病基因。”前天,由鼓楼医院脊柱外科举办的第三届国际脊柱侧凸学会——中国脊柱畸形学组联合峰会上,鼓楼医院脊柱外科主任、教授邱勇介绍,目前世界上有好几个团队正在进行相关发病基因的筛查,已找出11个致病突变基因,其中5个由鼓楼医院团队发现。

世界脊柱外科权威刊物《SPINE》日前刊登了南京大学附属鼓楼医院邱勇教授的最新研究发现:骨量、体内瘦素浓度偏低的女性,易患特发性脊柱侧凸。这一结论在世界上还是首次发现。

青少年特发性脊柱侧凸(adolescent idiopathic scoliosis,
AIS)是一种病因至今未明的三维畸形,发病率约为2%-4%,目前全世界有逾千万AIS患者。作为全球最大的脊柱侧凸矫形中心,鼓楼医院脊柱外科已成功为数千位AIS患者进行手术矫形。为进一步探索AIS病因学基础,邱勇教授带领的研究团队收集了中国长江流域及香港地区总计4317例AIS患者以及6016例正常对照者DNA(为目前全球已知最大的AIS组织样本库),首次利用全基因组芯片技术定位了4个与汉族AIS发病相关的易感基因,包括1p36.32
AJAP1,2q36.1 PAX3,18q21.33 BCL-2和10q24.32
LBX1AS1。上述基因分别与肌肉、软骨发育及细胞凋亡等通路相关,从而为AIS病因学提供了新的线索,并为未来AIS个体化诊疗提供理论基础。

患脊柱侧弯的孩子,其脊柱会被扭曲成“S”形或者弓形,成为“驼子”。据悉,我国有400万左右青少年脊柱侧弯患者,因技术的复杂性以及信息交流的局限性,很多病人得不到有效治疗。“虽然这一疾病可以通过外科手术进行矫正,但对患者而言,手术创伤大、经济负担重,找到疾病的发病基因通过疫苗进行早期预防,是世界医学专家们正致力研究的最高境界。”邱勇告诉记者,目前临床上已有突破,发现这一疾病会在同胞姐妹、母女、表兄妹甚至一家三代之间发展,证明遗传是一关键因素,“但脊柱侧弯并不是单基因疾病,需要找全所有的突变基因,才可实现抽一滴血就能准确筛查谁是高危发病人群,打一支疫苗就可进行早期预防的理想境界。”邱勇说,截至目前,世界医学团队已经找出11个致病突变基因,近半由鼓楼医院专家团队贡献。

邱勇教授指出,特发性脊柱侧凸是好发于青春期的一种脊柱畸形,以女孩多见,发病年龄一般在10-16岁。他所在医院每年完成的500例各类脊柱畸形矫治手术中,其中脊柱侧凸300余例,而女孩则占75%左右。

两校在此方面的合作研究是基于南京大学-香港中文大学脊柱侧凸联合研究中心成立。中心于2006成立,是目前大陆与香港联合的首家专门从事脊柱侧凸相关研究的学术机构。中心依托两校和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在脊柱外科领域的科研力量,深入开展脊柱侧凸的病因学研究,并于每年的1月份召开双方科研团队联合会议沟通彼此研究最新进展。在过去近10年中,南京大学-香港中文大学脊柱侧凸联合研究中心为AIS病因学研究方面作出大量贡献,分别从遗传病因学,异常生长发育模式,内分泌相关信号通路和神经系统发育等方面对AIS的发生和进展作出诠释,逾50篇文章分别发表于J.
Pineal Research, Spine, European Spine J.和Spine
J.等杂志。而本次GWAS定位了新的汉族人群AIS致病基因。此外,由于本研究纳入较为完善的病人表型资料,在国际研究中首次提出可显著影响AIS患者表型的基因位点,为今后进一步研究汉族AIS患者的发病机制起重要作用。

取得这样的成果,得益于鼓楼医院建成的强大样本库,这也是前天来自美国、欧州等国专家特别羡慕的,“中国人口多,发病数多,我们已联合香港中文大学附属威尔斯亲王医院专家团队,收集了中国长江流域及香港地区总计4317例青少年脊柱侧弯患者以及6000多例正常者对照DNA,利用全基因组芯片技术定位到了5个突变基因。”

十年前,他就发现,许多青春期患脊柱侧凸的女孩子都有瘦瘦高高、月经提前、发育模式和普通女孩子不完全一样。由此,他的研究团队开始收集资料,这期间将500名病人和500名健康人进行对比发现,女孩子们因为发育提前,“瘦素”(“瘦素”是一种激素,每个人体内都有)浓度明显低于同龄健康女孩,约相当于后者的一半水平,最终使得软组织的发育跟不上骨骼的发育,导致驼背的发生。这一结论应用于临床后,对突发性脊柱侧凸的高危人群“只要抽血查一下瘦素,如果偏低的话,就补充一些。”

(医学院 科学技术处)

邱勇表示,通过定位易感基因找出高危人群实现早期发现,75%的患者不必进行高风险手术,只需佩戴矫形支具就可以得到治疗,但在我国少数民族及偏远地区,因错过早期筛查,很多10多岁的孩子侧弯度数超过100度,因侧弯压迫导致呼吸功能非常差,一次小小的感冒都可能断送性命。每年在鼓楼医院接受手术的90%以上患者正是来自上述地区,而南京地区患者因被早发现,每年仅有几例接受支具矫正。

突发性脊柱侧凸发病初期,本人不痛不痒,很难从感觉上发现,邱勇教授指出,有非常简便的方法来发现:在孩子洗澡时注意其背部是否对称、是否有局部隆起。如有怀疑,可让孩子向前弯腰,保持膝部伸直,双手下垂,手指对齐,手掌合拢。自己站在孩子对面,如有病变的存在,椎体的旋转可致后背一侧增高不对称。从孩子前面看常可见胸部乳房和胸廓不对称。发现以上异常则应立即到医院拍片检查。

早期治疗时,也不需要立即手术,只要戴上支具就可有效控制脊柱侧凸的进展,需要注意的是支具要全天戴,并在最初的半年经常去医院复查。如果继续加重,通过手术也可达到治疗的效果,不过要等小孩发育基本定型之后,这样不影响孩子的身高与发育。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